從「Thank you driver!」說起

By Cynthia - 1/05/2013

在下班時分擠進巴士之時,我總是真心佩服能容忍我們像挑戰「歡樂滿東華」般死命逼入車廂的車長。駕駛偌大的雙層巴士本身已有難度,更何況乘客有時會擋住倒後鏡、又或者阻著車門開關,但敬業的司機還是很體裇各位歸心似箭的打工仔,盡量讓最多人上車,完成慈善壯舉。

可是我們卻沒有誰會親口向車長說聲謝謝,這是文化的問題,歸根究底香港人總覺得自己是消費者,車長做的都是份內事吧?

我想起中五那年去牛津遊學,那時上學都是搭巴士代步,便發現當地人每次下車都會跟司機說聲「Thank you driver!」,開初聽著總覺得怪怪的。但久而久之,我也會每次臨下車跟司機說Thank you,對方也會高興的跟你道別。其實說一句謝謝有多難?那時我很喜歡這種互動,然而回到香港卻還是老樣子,匆匆下車便算(當然另一個原因也是香港的巴士不像英國上下車是同一個門,下車的門不在司機旁邊),大家沒有這種文化,你開聲感謝反而顯得突兀。

前陣子跟朋友在台北坐地鐵的時候,等上電梯的人雖多,但大家還是很有秩序的排隊,於是我們也乖乖走到隊尾,然而同時我們也想起香港地鐵上電梯的樽頸人潮,大家都習慣在旁邊「攝」進去,雖不至於太混亂,但肯定沒台北一行隊列的秩序。

我又想起,在北京工作的那段時間,巴士站都會有「專人」督導大家排隊。有次我們要到市郊滑雪,沒有人監察秩序的巴士站,原本還有一條隊型,但當巴士到站時,人群在瞬間亂作一團,紛紛往車門衝去,而我們雖然自覺應該排隊,但不想幾個小時的車程沒位坐,當然也不執輸,同樣不顧儀態逼進車裡。人性的醜惡就是如此,找到位子的我們還一度沾沾自喜。同時我不能忘記外國遊客面對這情況的愕然,不過更諷刺的是,當他們最後登車時,車上還有空位(那我們忘我般爭先恐後,又究竟是為了甚麼?)。

這就是文化對人的影響,我沒有那麼高的修為可以在大眾之中獨善其身,所以我更怕這個社會愈來愈亂,那到時可要淪落成為當初我看不起的那種人。

  • Share: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