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古城那個吵鬧的夜裡,我們談起了香港......

By Cynthia - 7/01/2015

在麗江的第一個晚上,因緣際會我們跟住在同一家客棧的遊客同桌吃晚飯。

這個來自意大利的男人,獨自從陸路一路遊歷到中國。談到我們來自香港,他問,香港在回歸前後,哪時比較好?

我不是中堅愛國分子,但也未崇英至寧願被殖民。作為殖民地比「高度自治」的特區好的話,實在不好意思說出口,但說現在較好,又好像也不是事實。夜裡的古城太吵鬧,餐廳樓下有歌手在演出,另一邊又傳來不純正又跑調的廣東歌聲。在混亂的歌聲中,解釋不了太複雜的現況,我唯有吃力地回答了模稜兩可的話。

然而,愈來愈覺得香港人的身份很模糊,有人說香港人要認同自己是中國人,很多香港人只說自己是中國的香港人,但對很多內地人來說,香港人是外人。上日文初班時,老師說別人問起國籍的話,要答自己是中國人而非香港人,因為以城市比作國家,對滿懷民族主義的日本人是怪相。

有次在日本搭的士時,司機問我們是不是韓國人。我順口便像上日文課般回答我們是中國人,身旁的人急忙糾正:是香港人。

是的,從大義上,香港是中國的一分子,我們是中國人,但現卻況逼著我們想跟「強國人」劃清界線。

「有分別嗎?」司機這句回應一直使我印象深刻。

能有一天,我能理直氣壯地說自己是中國人,也能自豪地說自己是香港人嗎?

  • Share: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