刮腳

By Cynthia - 11/03/2016

到達新加坡的機場時,看著WhatsApp上的雙剔由灰變藍,然而卻遲遲未收到回覆,她心底其實是有點不安的。

畢業後已經三年沒見面了,只是會在生日互相問候一下。在Facebook上看到他的消息,都是別人上載的相片,他根本不會更新動態。從來他對這類科技都不太熱衷的吧,還記得大學時期他即使開了Xanga也不曾打過一篇網誌,每次發短訊給他,也總是隔了大半天才回覆的。

聽說他被派到新加坡工作,一直心裡惦念著如果去的話要在那邊碰個面,怎料這幾年一直都沒有去的機會。

終於,一如既往,他在大半天後覆了她的訊息,約好了翌日碰面的時間和地點。

在酒店安頓好後,她看著帶來的兩雙鞋:高跟鞋和運動鞋,一雙是見客是要穿的,一雙是為了上機時輕便一點的,明天究竟穿哪雙鞋才好?


為了心儀公司的實習生面試,她在大學時期買了人生中的第一雙高跟鞋,以為終於可以變成高佻優雅的淑女,怎料卻因為新鞋刮腳而苦不堪言。

剛參加完同一場面試,和他一起搭地鐵離去時,她忍不住抱怨刮腳這回事。

看著沒甚麼反應的他,她不禁嘆了口氣,說道,你們男生都不會明白這種痛的了。

雖然腳在痛著,其實她心裡卻是暗喜的。聽說他的前女友都是模特兒高度的女生,個子小的她,每次站在他身邊總是覺得自卑。

第一次,終於不用吃力地抬頭跟他說話了。

這時他卻開口了,告訴她,其實男生穿皮鞋也會刮腳的。他指著自己那雙尖頭皮鞋,說剛買的時候也痛了好幾天。

看了看她的高跟鞋,他笑說,看不出你腳還看著挺大的,有沒有38號?

其實是39號.....她有點不好意思地回應著的時候,要下車轉線了,對面也碰巧有車到站,他趕緊加快步伐,和其他乘客一樣,想趕上那班車。

她也想要快步追趕的,奈何人太多,腳跟的傷讓她不能跑得太快。然後,在混亂的人群中,兩人就這樣分隔開了。

明明也不是甚麼大事,但那一幕的場面她到現在都記得:她呆呆的看著車門關上,人太多,連他的臉也見不到。車開走了,她才記得低頭察看傷勢,明明已經貼了膠布,磨損的皮膚還是滲著血。 想到剛才頭也不回的他,她拿起了電話,又咬了咬牙放下了。


深呼吸了一口氣,她還是取了高跟鞋。平時出差她會帶低跟一點的鞋,方便行走,今次她特意帶了前幾天才買的五吋細跟鞋,她心底裡明白,其實由買的那刻她就打算要穿這對鞋來見他。

想讓他知道,現在穿再高的高跟鞋她也可以輕鬆自若,也不會窘迫的在月台被丟下。

由酒店房到樓下截的士那段路,她就發現不對勁,這雙鞋,出乎意料的,還是會刮腳。

明明試穿的時候一點問題也沒有。


這幾年好的壞的鞋但都統統穿過,刮腳的經驗也不少。踏進餐廳的時候,她還是有自信可以優雅自若地走到桌子。

「好久不見。」她盡量展現出最親切的笑容。

他紳士地幫她拉開椅子,她不好意思地坐上,因為刮腳的關係,她最後一步沒站穩,幾乎是跌坐在椅上。

「甚麼時候變得那麼有風度,明明大學時連門也沒幫我推過。」不想他留意到剛剛一剎那的窘逼,她一坐下便扯開話題。雖然心裡是七上八落的怦怦亂跳,但只要不讓他看出來就好。

「有這樣過嗎?我忘記了。」他笑了笑。

真奸狡,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的。她還記得,之後問他為甚麼在地鐵站一走了之,他也是這樣笑著,裝作沒事一樣。

更過份的是她居然又一次因為他的笑容而沒轍了。

其實一整頓晚飯她都心不在焉,以為他會變了很多,但聊著聊著感覺大家還是一樣熟絡。她下意識摸了摸腳後的傷,刮損了,像面試那天一樣。

明明試穿的時候覺得適合的,穿了幾天完全沒事,就以為選對了鞋,怎料卻還是會受傷流血。又有時,開初時總覺得難受,忍著痛捱過了刮腳的階段,卻會成為最合適的一雙。

「鞋不合穿嗎?」以為他不會留意的。

「沒甚麼......只是新買的鞋有點刮腳。跟你在一起的時候穿的高跟鞋總是會刮腳,真不巧。」她回應道:「大槪你都忘掉那件事了吧。」

「我記得。」沉默了幾秒後,他說。

她承認那一刻是感到愕然的,經常笑著把「不記得」掛在口邊當口頭禪的他,竟然會說記得?

明明那時候他親口說不記得的。

「我其實一直都覺得後悔,因為一時心急便把你拋下。本來打算在下個站等你,總覺得平常依賴著我的你總會主動找我的,怎料沒見著你也沒等到你的電話,折返時你已經不在。後來你問我,我也只是為了逞強才說忘記的......」

她竟感到鼻頭一酸,原本以為,他真的忘掉了。她一直都避著不提那件事,後來傷口總算癒合了,然而像是留有疤痕似的,雖然不痛,卻沒有忘記過。

畢業後就沒怎麼聯絡了,算是有意無意的漸漸疏離吧。上班後她買過很多雙高跟鞋,愈穿愈高,總覺穿上了才有自信。跟朋友聊起她總推說是因為自己個子小,其實她知道,是自己的心結使然。

他說要先去取車,讓她坐在餐廳門外等等他。

其實她是有點不安的,畢竟有過被丟下的經驗,不過轉念又想,剛才這麼真摯的他,該可以信任了吧。又反正,自己已不是那時候那個事事不能作決定的女孩,大不了去外面截架的士就好了。

等了差不多十五分鐘,實在有點不耐煩,隱隱作痛的後跟不停與高跟鞋磨擦著,她忍不住把鞋脫掉。就在這時,看見他氣吁吁的跑回來。

「我說去取車,是騙你的。」他上揚的嘴角讓她恨得牙癢癢,這個男人,究竟還要說多少次謊?

在她身邊蹲下的他把捧著的盒子打開,裡面是一對白球鞋。她呆住了,他邊把鞋取出來邊將鞋套上她的腳,說:「是39號,該會合穿吧?」

回過神來,她飛快抹去眼角的淚,笑了笑說:「一雙鞋合不合穿,還是要經過刮腳磨合的階段才能認清。男生的鞋也會刮腳,你不是也懂的嗎?」

  • Share: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