陀飛輪

By Cynthia - 5/01/2017

1. 
平常這個時間她早就離開學校了,唯獨這天例外。

是籃球比賽的日子,硬被朋友拉著過來。說是被逼,其實也不過是藉口罷了。上星期他早就跟她提過今天是決賽的日子,邀請她來看,那時她口裡沒有答應,事實上心底也早就記住了。

「你來了。」還在準備中的他跑了過來跟她打招呼,笑得很燦爛。

「就是碰巧也沒甚麼事⋯⋯就過來了。」她自問是個口直心快的人,但在他面前,卻永遠無法坦率起來:「你可要好好表現,別讓我白行一趟。」

習慣了她冷淡的語調,他也只是笑了笑,說:「來,先把手伸出來。」

她有點疑惑,但還是乖乖的照做了。

他把手上的鋼錶脫了下來,「咔」的一聲,便把錶戴在她手上。

「先幫我保管著,比賽完後還我。」
她還未來得及反應,他便奔回場內熱身了。

她確實感覺到,錶戴到她手上時,心漏跳了一拍。

鋼帶還殘留著一點點他的體溫,想到這她心裡又悸動了一下。

2.
比賽完了,來打氣的女生都走了,她就坐在一旁等他。
看著手上他的錶,錶帶有點鬆,錶面對她的手來說有點大,但又出奇地覺得好看。

「謝謝你來了。」換過衣服的他走來,說:「看來你是我的幸運女神。」
她感到臉上一熱,還好球場的射燈剛巧也熄了,他應該看不到她燙紅的臉。
「就當是平常你讓我抄功課的謝禮吧。我的任務也完成了。」對著他她總是嘴硬一下才甘心,續說:「手錶......很漂亮呢。」她把手錶脫下來還給他。

他告訴她錶面鏤空的部份轉動的叫陀飛輪,是令機械錶保持準確的小零件。
「真神奇。」她湊近看了看,說:「要不我也買一隻錶吧。」

「別開玩笑了,從來不戴錶的你竟然會想買錶?」這次輪到他也忍不住吐糟。

她也承認,自己一向都不愛戴錶,總覺得被甚麼纏在手上的感覺不舒服。自從上了大學她就沒戴過錶,也不怎麼注意時間。

也許是太依賴他了吧,有時她也會這樣覺得。

他是她在大學第一個認識的人,在新生入學日剛巧兩人坐在旁邊填表格,又發現大家都同屬會計系,然後就自然而然的總是待在一起。

她討厭數字,也不喜歡計算,一看到會計報表就頭痛,每次功課都是靠著他的幫忙才完成的。

他知道她沒有時間觀念,每次考試前總是會提早打電話提醒她。

雖然口裡沒說,她心裡對他一直是感激的。

身邊朋友都早就認定他們是一對,總說懶散的她在他身邊會變得特別乖巧,認真的他只有她在旁時變得寬容。

雖說和他幾乎每天上課下課都待在一起,但其實她對他倆之間的感情,完全沒有信心。

他從來不會談及感情事,有時她試探地告訴他身邊有那個男生接近自己,他都不怎麼關心。

對她而言,這是個進退兩難的位置,她喜歡和他在一起,也討厭不敢進退、怕會隨時令關係破滅,戰戰競競的自己。

3.
《他其實沒那麼喜歡你》當看到這本書的時候,她就覺得這個書名好殘酷。

但也許說的也沒有錯。

那天如常在圖書館和他一起溫習,正確來說,是他在溫習,而她在旁邊打瞌睡。

當她把下學期的時間表打印好,也給他一份的時候,他說:「忘了跟你說,下個學期我不能和你一起上課了。」

她才第一次聽說,原來他之前申請了交換生計劃,兩個月後便要起行去英國。

她裝作若無其事,其實心裡受了不少打擊。

和最好的朋友說起這件事,她們都說,其實他沒那麼喜歡你。

他還是一樣溫柔細心,只是她心裡明白,這樣的日子正在倒數中。

4.
他走了,彷彿就消失在她生命中。

偶爾在線上聊了幾句,都是不著邊際的話題。

沒有他的日子,有點痛苦,她不想去上課,也不想做功課,心裡像被掏空一樣不踏實。

直到有一天,她得到了Big Four會計師行的面試機會,原本懷著僥倖的心理去做筆試,沒想到成功過了。

也許是喜悅沖昏了頭腦,也許是她太掉以輕心,原本安排得剛剛好的時間,卻因為突發的塞車被打亂了。

在巴士上無盡的等待,手機上的分鐘不停跳動,對方打電話來催促,她邊道歉邊心裡乾著急,最後她遲了大半個小時才到。

雖然對方沒說甚麼,面試也有如常進行,但她心知,這次是沒機會的了。

她從來沒在街上哭過,但這次,她忍不住在地鐵上落淚了。

是不甘心和後悔的眼淚,她心裡發誓,再也不要經歷如此窘迫的事況。

想要看看時間,卻發現手機早就沒電。她咬了咬牙,信步就進一家鐘錶店,她一眼就看中玻璃櫃裡的紫色錶面的那隻鋼錶。雖然價錢有點貴,足足是她幾個月兼職補習的工資,她還是決定買下來。

幾個月沒跟他聯絡了,她突然想告訴他。
她終於,買了人生中第一隻鋼錶。

5.
在鍵盤上打好了又刪除,就這樣磨蹭了好一陣子,他卻突然在「輸入中」。

他說,突然想念你了。

看到這一句,她的心不由自主的悸動了。

但她隨即想起朋友說,聽聞他和一同留學的鄰系女生交往,又分手了。

她原以為,就算兩人當不成戀人,也是對方心裡特別的存在,至少要最先把戀情告訴對方。
但他完全沒有提起過。

她試探的問他,畢業禮那天會回來嗎?

他說,應該不可能的了,這邊功課太忙,而且還打算歐遊一個月才回來。

她心裡本來是期待的,如果硬要說是他倆之間有過的約定,就是說好了要幫對方拍畢業照。

自以為他記得這約定,也許只是她一廂情願。

「如果真的想念我,為甚麼幾個月來都沒找過我?」這句話,她打好了,又按backsapce刪去。

6.
同系的同學大都當會計師去,她卻找了一份在鐘錶品牌的市場推廣工作。

那時她才知道,一隻名錶價值不菲,並非只是因為鑲了貴重的鑽石,精細的零件和精密的裝嵌技術,才是手錶最珍貴的地方。

終於,他回來了。

在她的預料之外,在舊同學的聚會中看到了他。

朋友都以為她早就知道了,但他從來沒跟她提過會回來的事。

「現在你也開始戴錶了。」他笑說:「是不是因為沒有我在旁的關係?」

她不置可否的笑了笑。

其實她想告訴他,當年那隻手錶,裡面的不是陀飛輪,只是普通的齒輪零件而已。

  • Share: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