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1987: 逆權公民》也許只是個夢

By Cynthia - 3/07/2018

在Facebook看到朋友分享某篇訴說成長大後心理變化的文章,因為太長篇沒完整看完,但其中一點我覺得說得很對:開始懂得享受獨處。

最近也愈來愈喜歡獨自去戲院看戲了。

下班後一個人去看電影,因為時間緊逼有一點猶豫,最後雖然已遲了還是堅持先買杯冰咖啡再入場。畢竟這是個沒時間吃晚餐的晚上,還是想對自己好一點。


不自覺就會將《1987: 逆權公民》和《逆權司機》(我唯一有看過的「逆權系列」作品)作比較,《逆權公民》人物太多,支線太亂,感覺沒法看得很投入。正義人物的堅持看來太理想太熱血(尤其是在海報中央但明明戲份不多的河正宇),不像《逆權司機》中的宋康昃般有血有肉。



題外話,飾演女大學生妍熙的金泰梨,清純的外型實在亮眼。知道她有演出《下女誘罪》,沒想到她演青澀的女學生一樣自然。
反而那條看似有得格格不入的青春小插曲,奮身投入學運的男學長與不願多事的女大學新生之間的矛盾,倒是更貼近現實。 片中最震撼該是結尾將電影與真實歷史對照的片段,民主從來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三十年前南韓人民的付出換取了成果,至於我們呢?

然後又看到某影評說,再將韓國的情況和香港(又或者中國)作比較已無意思。雖然我心裡不完全認同,但也覺得並非絕無道理。

南韓的總統會去看《逆權公民》,香港的特首就只會看《建軍大業》,分別夠明瞭了吧?

  • Share: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