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的情人節

By Cynthia - 2/15/2020

這一年的情人節很不一樣。

下班回家的路,每個人都戴上了口罩,她也感覺街上比起往年,冷清了不少。

這樣也好,只少不用看著「街裡眾人一對對」,顯得自己形單隻影特別孤單。從來沒特別重視情人節,甚至連「情人節快樂」都懶得說的,但看到拿著花的一對對情侶,她承認還是有一點點,只是一點點,不是味兒。



原本想要買外賣的,但天色開始暗下來,風勢愈來愈大,漸冷的空氣中,她突然想念一碗蛋炒飯。

記憶中以前睡至中午的假期,家裡都是彌漫著蛋炒飯的香氣,一粒粒金黃色的飯粒炒得乾身,每一口都是滿滿的蛋香,夾雜切得幼細的葱粒,是最完美的配搭。

她總是會把一整碗炒飯吃得一粒不剩,他總是笑她為甚麼總吃不膩。

回到家她熟練地從雪櫃取出雞蛋和冷飯,最近不想外出的日子,她都開始自己做飯,雖然只是最簡單的蛋炒飯,但對不諳下廚的她,已經是很大成就。

如果他也能吃到的話,大槪會調侃說比他的差太遠吧。

把打勻好的雞蛋放到鍋裡,倒進葱粒,再放入冷飯,最後倒進一點醬油拌炒,又聞到熟悉的香氣了。

「你不是一直問為甚麼煮不出我這個蛋炒飯的味道嗎?」那天他在廚房問。
「怎麼了?」她剛睡醒還沒回過神來,明明一直都保持神秘的,怎麼突然想要告訴她。「你不是說會幫我做一輩子的炒飯,就算我不懂煮也沒關係?」
「沒甚麼。」他的語氣很平靜,但沒有回過來看探頭進廚房的她,說:「就是如果⋯⋯如果你突然想吃的話,自己做也可以。」

原來她一直複製不了他的蛋炒飯味道,是自醬油的香氣。

那時候她還不以為然,後來她懂得了,他不在身邊的時候,真的會特別想念這個味道。

把鑊裡的炒飯裝著碗裡,不用裝飾,最平實的晚餐,完成了。她趕快拍一張照,傳給不在身旁的他。

收到他的訊息,他也拍下了他的晚餐:粟米肉粒飯。

看到他也在線,她趕忙打開視像通話,兩人在這個星期終於見到面。

「怎麼會吃粟米肉粒飯?」她忍不住問:「不是說像嘔吐物嗎?」
「Show me your love」他笑說:「是整個醫院飯堂最浪漫的選擇了。」
她也跟著笑了,但鼻子有點酸酸的。
「回來後給我再做蛋炒飯吧,太麻煩了,我怎樣做還是不好吃。」
「好。」他大槪聽得出她強忍著哽咽,柔聲說:「待我完成了工作後,自我隔離多兩星期,很快。」

「嗯,情人節快樂。」
「情人節快樂。」



  • Share: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留言